東山灯花路

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

后来的后来,我一个人,沿着一条长长、长长的河岸走着。
我不知道这条溪流叫什么名字,我只知道它在初冬寒意的浸染下蓝的怕人。
它使我想起你的眼睛。
鞋子湿透了,脚踝处冰冷刺骨。
这个季节还有白色的小花呵。
我脱下手套,俯身触摸。
意识逐渐飘忽,眼前凝结出一团泛着蓝晕、诗意的冷雾。
多么,多么美妙。又是多么令人心碎。
你没有如期归来,而这也正是离别的意义。*

*北岛

  我远远地看到一座城,一座发光的城。
  我紧了紧肩膀上的包带,向前行进。
  沿途我看见荷花,还有池塘。草垛里光芒点点,我知道那是一群、一群的萤火虫。
  我走近了,这不是一座城。
  地势倾斜,我只好顺坡向下。
  下面是一片荒芜。
  放眼望去一片黄土,周围有枯死的树、阴冷的高山,和陡峭的悬壁。
  它是椭球状的。
  上半层是如此温和美好。
  下半层是如此光秃荒凉。
  我并没有什么突兀的感觉。...

©東山灯花路 | Powered by LOFTER